优乐娱乐

书库排行繁體
当前位置: 优乐娱乐 > 优乐娱乐官网下截 > 三国之大狂士祢衡 > 第0124章 国之忠臣(作者:羊哭)
三国之大狂士祢衡

《三国之大狂士祢衡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0124章 国之忠臣

    祢衡本来也就未有想过如此大事能够隐瞒的住,无论是甚么朝代,一日之内数千人殒命,也算是大案,若是泄漏,知晓一切主使乃是祢衡,只怕祢衡会瞬间身败名裂,死无葬身之地,而祢衡却未有理会,他知道,事成矣,太平道与青州之内,再无甚么力道,此些道士尽死,纵想发动百姓,只怕也是有心无力!

    至于此事会引起多大祸端,祢衡却也管不得了,在众人事成之后,祢衡便立刻辞去自己青州椽之位,连夜赶回了临淄之内,临淄之内游侠门客,面色也是有些凝重,祢衡干脆使其归家休息几日,却是不得透漏此间事情,若是泄漏,便有杀身之祸,在祢衡半奖赏半威胁之下,门客也都各自归家。

    至于青州之内连绵起伏的质问不解,便交与黄公处置吧。

    果然,朝廷天使很快便驾临与临淄县内,将黄琬带回雒阳,除此之外,却是对祢衡没有任何冒犯,而整个青州上至兵曹,下至县尉,多数被罢官,又从雒阳调来卫尉,却是查询凶手,寻访此间之事,祢衡心里却也无惧,青州世家联合在一起,再加上孔,陈,诸葛,糜几家之相助,外人纵然来个十万,也别想查出甚么端倪。

    自从亭里之官吏开始,至于州郡太守郡丞,无不是世家出身,或是受世家举孝廉之寒门,何况,汉朝故土观念与乡亲最重,此些官吏无一配合,又怎么找出端倪,只是,黄琬罢官,却是无法避免之事了,青州之中,发生如此之大事,或黄琬只能以死谢罪,祢衡叹了一声,此些事情,祢衡早便预料到了,只是黄琬十分坚定,方才动手,想必,黄公心里也做好了打算。

    在通往雒阳之马车内,黄琬立身坐着,面露喜色,事成矣,青州再无忧患,而有祢衡镇守青州,只怕日后乱事渐起,叛贼也无以南下,祢衡与青州,青州何其幸也,想到张角贼子因怒而吐血之模样,黄琬却是不由得拍手大叫起来,他又想起了甚么,有些喜色的朝着马车之外言语道:“可有执掌笔墨?”

    马车之外,数十位骑士正缓缓前进,听闻此言,便立即有一小黄门,将含有包裹笔墨之物递送到了马车之内,州牧作为一方大员,他们却也是没有办法审讯的,只能交与天子当面,由天子亲自审判之,不过,此等重事,乃开国以来闻所未闻之事,只怕这位大公却是要诏狱了,只是,马车之内却不断传出笑声,那笑声之满是喜意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前进,日落,方才与一处驿站内歇息,小黄门恭恭敬敬的言语道:“使君,到达驿站,请下车。”,等候了片刻,马车之中却是一片寂静,无任何之动静,那小黄门一愣,却迅速色变,猛地拉开车帘,看了过去,黄琬跪坐在马车之内,似是闭目养神,而双手却持剑,剑早已穿过自己胸口。

    血液都已经凝固,只是在木案之上,摆放着一份奏告,黄琬似乎刻意将奏告放了远些,却是为了避免奏书被血染污,小黄门伸出手探了探,黄琬却是再无任何气息,小黄门摇着头,言语道:“黄公,何必与小的为难呢?依公之名,纵然监管不力,草芥人命,顶多也是下诏狱,罪不至死啊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小心收起那份奏书,也不敢歇息了,带着黄琬之尸首,朝着雒阳之内飞速奔驰。

    青州之事,成为天下瞩目之地,而越是如此,祢衡却越是不露面,闭门谢客,便专心在府邸之内读书,只是,祢衡之游侠还是接连不断的将周围之讯息传递与书房之中,祢衡便居与书房,却处置着祢家在青州之中的大小事端,应张世平之要,祢家出钱买下青州各郡县之内的空楼,却是开始与各地兴建小规模之聚贤楼。

    陈宫等人也是归府之后便闭门谢客,一时间,青州惶惶,却是难以见得道人之踪影。

    庙堂朝议,

    刘宏暴怒,却是不断斥责青州官吏之无能,何以一日之内便有数千人殒命,对于其凶手却一概不知,这让刘宏感到了沉重的威胁,天子一怒,流血千里!刘宏一怒之下,自然是处死了数位青州官吏,心里又做好了打算,准备将黄琬腰斩弃市,正在等着,便有一小黄门快步走入,低着头,手中拿着奏书。

    迅速小跑到了天子面前,又低声说了甚么,刘宏更是怒的脸色血红,青筋暴起,他紧握着拳头,未有答话,从黄门手中接过书信,看了片刻,那暴怒的脸色却已然是变了,变得有些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臣琬拜陛下安,望陛下务要动怒,皇子尚幼,陛下若身体抱恙,则天下有变!臣绝非乃危言耸听,达与青州,才觉那太平道势力之强盛,当夜,便有贼盗三百余人围车欲杀臣,幸而脱身,只是,太平道之反意已至此等之地步,一方牧守,却也杀得,何以不知其反意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领大汉俸禄十年,当为国效力,区区贱命,怎可与大汉之兴盛并提?因而使得各处郡县士卒出动,斩杀太平教徒,对士卒,吾只是诓骗其杀贼,其也未有所知,还望陛下恕其罪,陛下可将罪行推与臣之身,臣将死,身后之名,却也无所重!太平道将反矣,陛下不可不以为重,可大设关卡,犒劳士卒,打造兵器,打开党锢,若是与之为谋,则祸矣!”

    “冀州之中,贼寇之势无比猖獗,或可派大将率精兵与冀州外侧屯军,而青州之内,已无太平贼党,陛下可使大将前往青州,任州牧,若乱至,则青州内外安定,百姓富裕,可扩军以伐乱贼!臣将死,无以报效陛下,听闻圣主不以罪连诛,只望陛下饶臣之家小一命,若可,待得大事平定,还望陛下做主,为家中幼女婚嫁,可配青州祢正平。”

    “罪臣琬,泣血拜上。”

    刘宏读完,脸色凝重,抬起头,似乎是看着远处,沉默了起来,整个庙堂之中都是静悄悄的,却是再也未有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此后,朝廷之中便开始暗自行动起来,先是派遣都亭侯,谏议大夫朱公伟为青州牧,即日出发,朱公伟,名儁,在朝廷之中素以勇武与统兵闻,此人派遣与青州,诸臣却也以为是为了镇压青州之事,而后,刘宏立刻拜何进为大将军,率左右羽林五营士屯于都亭,整点武器,镇守京师。

    又自函谷关,大谷,广城,伊阙,轘辕,旋门,孟津,小平津等各京都关口,设置都尉驻防。

    与高塘,平津,陈塞等河北要处,设置都尉,任命官吏士卒。

    此些手段,却是使一切都愈发的扑朔迷离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梦之城平台19461122伟德国际1946
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qg999钱柜678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开户
梦之城娱乐齐乐娱乐梦之城平台大奖娱乐网址
优乐娱乐优乐娱乐优乐娱乐官网下截19461122伟德国际1946
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qg999钱柜678娱乐官网梦之城娱乐开户